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偶像  »  all of u
all of u

虽然我喜欢叫她阿姨,但是事实上我们也只相差了九岁并且没有任何血缘关菠萝视频人app污片
我只是很单纯的喜欢这样着她,虽然她每次都会嘟着嘴巴佯装生气。

和她的原因我已经遗忘了,这也不是那幺的重要。

老实说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必须说我很讶异于她的外表。也许不是美若天仙或是倾城
倾国,但她所拥有的气质让我深深着迷。你会觉得她像是高雅的公主,却又不会带着反感
或是做作,相反的,她的举手投足都留露出一种气质,像是与生俱来的高贵。

她很轻易的和我们打成一片,不带架子的。
随意地聊天,开玩笑,喝着啤酒,吃着夜市买来的小吃。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她的外表可以藉于20-30之间,有时像个小女孩淘气,有时又有着女人的妩媚。而事后知道
她大了我九岁的时候我很认分的让下巴掉到脖子,真是意外中的不意外。

在预期之中的我拿到她的联络方式。
严格来我并不是我提问的,是她自己拿起我的手机填入电话号码,而我笑着对她说现在的
年轻人已经不打手机联络了。她用着面带微醺的脸庞对着我微笑,然后拿起啤酒杯冰了我
的额头。

「臭小孩。」她在我耳边低喃。




不得不说我有些抗拒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女人开车,上一次我这幺做已经是老妈载我去上
学的路上。总觉得像是小女人一样。

「臭小孩,难得出门约会你也开心点。」她一边打着方向灯一边对着我说。

「阿姨我已经给妳面子做妳的车了拜託。」原本我是要骑车带她的,可是她总觉得机车载人这种
事情太年轻不适合她。

「不许叫我阿姨!」她捏了我的脸,然后嘟起嘴巴。

「说说妳今年几岁。」我转过头对着她笑着。

「女人的秘密好吗!」她停下车子,又捏了我的鼻子。

我们很自然的相处着,像是没有任何年龄差距和代沟。
不过对于我来说,我本来就不怎幺介意年龄就是了。

我们牵着手逛着街,然后看了场意义不明的电影,之后我送她回家。
我必须说我送她回家这件事情是被安排好的,因为车子不是我在开。

所以我们理所当然的在门外依依不捨,接着再理所当然的被问到要不要上来喝杯茶。

然后我们理所当然的看了不知道片名的DVD,
理所当然地拥抱着,
再理所当然的疯狂热吻。

脱衣,爱抚,做爱,高潮,射精。

她的身体并未随着年华老去,我必须说这是我所拥有的完美性爱之一。
我感受着她微微的娇喘声,到哭天抢地般地呼喊。
她现在正在我怀里喘息,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你知道女人愈接近三十岁性慾会愈高涨吗?」她看着我,抚摸着我的脸颊。

「所以才需要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我对着她笑。

「或许是,也不是。」她俏皮的嘟起嘴巴,示意我再亲她。

「再一次?」在一个深深的吻后,我眨眼问着。


-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如果我们走在街上我可以相信应该没有人会质疑我们的年纪差距。
她拥有着少女的外表和女人的气息,这是上天的杰出之作。

她很享受在街上的那些目光,而我也乐于不用解释年纪。
我有一度很害怕被当作小白脸,所以每次从副驾驶座下来总是遮遮掩掩。

「我要学开车。」我是这样说的。

「好啊。」她笑着。

接下来的整个假期我都泡在她的LEXUS里面,在台北市区晃啊晃。
而她就在副驾驶座上看着我开车的侧脸,傻笑。

「会开车的臭小孩真帅。」

「是男人,谢谢。」

「谁叫你爱叫我阿姨。」

「妳自己说妳脱离学校多久了,哈哈。」

上课结束后除了和朋友偶尔去吃饭,大部分的时间我都陪着她加班或是在家看电视。
她很宠我,就像是养了一只大大的宠物一样。

她曾经问我像这样子生活会不会打扰到我的上课,而我总是摸着头对她说别傻了。
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陪伴,依赖。

即使两个人的生活圈不同,想法不同,甚至经济彻底不同,但是仍然可以在一起生活那种
感觉,虽然说我在知道她年薪之后有吓了那幺大跳,大概是我毕业后起薪的三倍。

在那瞬间我总觉得自己的脸有那幺点的白。
而她总会安慰着我,说等我以后赚钱养她。
虽然我不知道在台湾这鬼岛我甚幺时候薪水才会养活她。

她很喜欢带我逛IKEA然后买点甚幺回来自己布置家里。
虽然是她家但是我已经几乎要和她同居在一起。

她有她自己独特的品味,有时候都会让我自己觉得像是个乡下俗。
我躺在布置好的床上开始想像着以后的未来,看来我应该会是要顾家照顾小孩的爸爸。
而她总是会笑说我想的真远,然后嘴角漾起幸福的笑容。

有时候我都会想着女人不是都喜欢男人有能力养活她,而她却选择养着一个男人作陪。
每次她听到我这样问总是会说:「有人养当然好,但是能有一个适合自己的更好。」接着
抱住我灿烂的笑。

是有那幺点的幸福到快要疯掉的感觉。




于是我努力地给予我所有能给予的一切。
努力生活,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即使我知道她会有些应酬,
也即使我知道她会被朋友推荐给哪间公司的主管。

的确,我是有那幺点的慌张。
我甚幺都没有,严格的说的确是这样没错。

没车没钱没房子,只有还能稍微有点用处的脑子。

她总是安慰着我,然后等她处理完公务后会趴在我身上挑逗着我。
这是我唯一平静的时光。

我们做爱着,感受彼此的气息,然后拥有对方的身体。
她会告诉我射在她体内,或许有个孩子也不错。

面对这种充满挑逗的话我毫不保留的全部射了进去。

也许,是一种佔有的感觉。



那次我们吵架的起因在于她跟某个朋友介绍的男人出去吃饭。
我在家里看着她从BMW i8下来的时候我的确是怒不可遏的。

那是她的自由,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对于一个连模型车都难以下手的我来说,那是种沈痛的打击。

等她进门,我不发一语的收拾着属于自己的东西。
而我才发现原来我的生活已经开始和她密不可分。

在SOGO买的红酒杯套组,
在A两万A五万的新光三越买的抱枕,
在苹果专卖店买的iMac,

我才发现这些东西原来都不是我的。

她看着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也是沈默着。
我收拾到一半之后就停下了手,然后和她面对面坐着对看。

「晚餐吃了吗?」她问着。

「跑车好坐吗?」

「要不要我去煮点甚幺?」

「身家有上亿吗?」

「小孩你不要这样。」

「够了,我就是个小孩!」

我放下我所有收拾的东西,然后甚幺都不拿的要走出门。

「那你呢,也许你也只是看上这样的生活而已。」她冷冷地说着。

我转过身看着她,然后我愣在那里。

「看上我的外表,看上我的钱,看上这样的生活,承认吧,只是各取所需。」她说。

我微笑着,开了门,接着甩上。
我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我只是发动了许久未骑的机车。

引擎声响,车库门开启,发动,逃离。





也许我错了,吃个饭没什幺的。
也许我对了,不属于我的生活我早就该脱离。

我开了灯,走进了许久未进的套房。
原来这才是我的,小小的单人床,没有打完折还要2500的抱枕。
简单的马克杯,不用担心摔坏几张小朋友就飞的那种。

我看着窗外,即使是一片天空漆黑。
远方有着台北101,这也是那时候房东大力推荐的观景套房。

现在看来格外讽刺。
虚幻,浮华,现实。

我关上灯,拉上窗帘,然后躺在床上。
细数着这些日子我得到了甚幺。

我很平静,
平静到,原来我甚幺都失去了。




没有联络这种动词其实是自欺其人。
你的赖状态可以看到,你的脸书动态可以看到,你的IG其实都有追蹤。

我必须说我很想念她,一切。

我开始想着那天我离开时她所说的话。

我爱上她的外表吗?
我爱上她的钱?
我爱上那样的生活?

也许外表亮丽和生活美满,但是这都不会是我爱上她的原因。

我爱上的,是她在驾驶座认真的表情。
我爱上的,是她在加班的疲倦后,对我的依赖。
我爱上的,是能够和她拥有共同的回忆。
我爱上的,即使是被冠上小白脸我也是愿意为她付出所有。
我爱上的,是能够因为她而让自己努力向上的动力。

但是这些事情,我整整花了一年才想通。
物换星移,谁知道她在哪里,又或者谁该拉下脸,问着对方还好吗。

那年
她30岁,
我21岁。

我收到了喜帖,在我的观景套房。
新娘的名字我不陌生,那是我魂牵梦萦这幺久的名字。

我看着日期,然后又看了一眼日曆。

「阿姨,妳要相信我吗?」



她在咖啡厅出现的时候有些憔悴,没意外的话应该是为了婚礼的筹备而忙碌着。
她看见我,说了句好久不见。
而我笑着。

「结婚的事情还好吗?」

「很累。」

「妳不是说妳不结婚的吗,哈哈。」

「都多老了,有人要也该庆幸了。」我可以听出浓厚的酸意。

「为了赌气?」我搅拌着咖啡。

「别傻了,你以为你多伟大。」她耸肩,露出笑容。

「新婚快乐。」我起身,放下了一个曾经对于我们意义重大的东西,接着转身离开。


那是一个可乐铝罐的拉环。




一年前。


「老实说我不想结婚耶。」

「为甚幺。」我疑惑着。

「因为被你娶了之后感觉很难跟以后的小孩解释年纪啊,哈哈。」

「不觉得结婚很浪漫吗?」我说。

「浪漫啊,当然。」

「像是拿着钻戒单脚下跪求婚那样。」我说。

「光想像就想嫁了,哈哈。」

「可是我没有钻戒,只有可乐拉环吧我想。」我自嘲着。

「重点是单膝下跪好吗,如果是你,就算可乐拉环我也嫁。」她笑着说,紧紧的抱住我。




我不去想她有没有看到我在拉环上刻的那三个英文字,但是我很潇洒地转身故作坚强。
如果是我想太多那就当作我想太多吧。

婚礼日期的逼近,我也无心去思考些甚幺。
看着墙上的日曆一天一天被我划去,而手机始终保持沈默。

婚礼当天,我传了封讯息给了她。

「新婚快乐,恭喜。」

然后关机。

看着喜帖,我没有要去的意思。
我随意地将它扔在垃圾桶,这种晦气的东西不想再看一眼。

是该出门买点东西了我想。

我走出了门口,接着看到一个穿着白纱的人坐在阶梯上。
那个样子有点突兀,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手上拿着一罐可乐,上面的拉环已被拔去。

「我都穿好婚纱準备交换戒指了,你怎幺还穿着拖鞋跟七分裤?」她嘟着嘴,对我笑。

「所以跑车好坐吗?」

「难坐死了,还是你开的车子好多。」

「我没有亿来亿去。」

「晚上有就好,没关係。」

我笑着,吻上了她。
她将拉环套入我手中,但是其实到指甲时就卡住了。

「婚礼呢?」

「管他的。」她从地上拿起两张机票,目的地是峇里岛,那是我们一直说好要去的地方。

「不是吧。」

「就是。」她抱着我,不再让我说话。




「谢谢你,爱的是,我的所有。」她说,她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拉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










「all of u.」

百站百胜: